献浆与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献浆知识 - 献浆与健康
中国血浆之荒(三)
来源: 作者: 发布时间:2016-05-20

政策桎梏

经过30多年的发展,虽然我国血液制品行业已经走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安全乱象”,但一些带有“历史痕迹”的政策法规和监管理念,却并没有随着行业技术能力和安全性的提升与时俱进,反而成为我国血液制品行业跨越发展的“裹脚布”

在不考虑我国与美国人口数量巨大差异的情况下,美国共有400多个浆站,年采集血浆约在1.5万吨;我国浆站数量约为美国一半,但年采浆量却仅为美国的三分之一。造成这种差异的原因除了浆站数量,正是颇具“中国特色”的制度桎梏的结果。



我们以国内浆站数量最多的上海莱士为例来审视我国浆站的整体布局。上海莱士在广西共有7家浆站,分别设立在上林、马山、大新、大化、巴马、全州、武鸣。仔细思考,很容易发现浆站所在地区无一例外均属于人烟稀少的县级以下行政区,这里不仅密度小且交通不便,采浆量收到限制不难理解。

浆站布局为何被“边缘化”?

“《单采血浆站管理办法》中有明确规定,浆站应设置在县(旗)及县级市,不得与一般血站设置在同一县级行政区域内。”杨雪瑶解释道。

正因为这一限定,使得浆站不得不绕开人口密集的大、中城市,“远走他乡”。

“政策的本意是从安全性出发,因为人口流动性和密度较大的城市地区,流行性疾病也相对高发。”一位血液制品行业知情人士告诉我们。

出发点固然是好的,但在如今国内原料血浆检疫严格、血液制品生产工艺日趋成熟、产品安全性得到充分保证的背景下,边缘化浆站不免“因噎废食”。

比如,上海莱士救参照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要求,对献浆流程采取科学化全面的质量管理,在整个生产过程从血浆到成品前后8次检测,以进一步确保产品的安全性。

这仅仅是血液制品行业监管政策跟不上“潮流”的一个缩影。

从建浆站复杂的审批程序,到摇摆不定的价拨冷沉淀制度;从回收血浆与血液制品间被阻断的通路,到对献浆员几近苛刻的户籍要求;从与国际脱轨的采浆频率与单次采浆量规定,到增加企业负担的原料检疫期……这些制度,在某种程度上真的“制”住了中国血液制品行业的发展。

而由于对献浆员有着“划定采浆区域内具有当地户籍”的要求,更是无形中将献浆人员固定为偏远、相对贫困地区的常住人口,这进而引发出另一个意识层面的问题。

 

公众误区

在北京街头随便询问一名路人:“您知道怎么献浆吗?”95%以上的人会一脸茫然;但若问“知道怎么献血吗?”95%的人会告诉你哪里停驻着无偿献血的大巴车。

如今,从刚上小学的孩童,到进入耄耋之年的老人,无人不知道“无偿献血光荣”的理念。然而,相较于前者的深入人心,“献浆也光荣”的理念却鲜为人知。

由于献血是无偿的,而献浆会向献浆员支付营养、误工、交通等费用,因而单采血浆往往被误解为是献浆员在“出卖”自己的血浆。广大公众至今没能走出“献浆=卖血”的严重误区,从而影响了献浆者的献浆积极性,继而引发恶性循环。

“目前我国‘忠诚型’的献血浆者多为40岁左右、贫困中西部地区、贫困家庭的妇女同胞。大家可能都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杜向军这样写道。

为此,前卫生部部长陈竺曾多次以身示范参加献浆,并发出“无偿献血光荣,有偿献浆同样光荣”的大声疾呼。但如今看来,效果甚微。

人们对于献浆行为的误读,也波及到对血液制品企业的认识。

在不少人眼中,用原料血浆生产制造血液制品的企业,成为了谋取暴利的“血霸”。但事实是,献浆员捐献出的血浆,想要变成患者需要的血液制品,这中间要经过一道道繁琐的工序——分离、消毒、分装、储存……而每一道工序都是有成本的。

无论是献血浆本身的误解,还是对于血液制品企业的误读,媒体关注度与宣传力度不够难辞其咎。每每涉及到采浆,见之于报端的常常离不开“乱象丛生”的负面报道,而正面引导与科学普及内容却少之又少。

献浆者捐献血浆,付出的不仅是血浆,更是爱心;患者输注血液制品,回报的也唯有感恩之心。当彻底跳脱物理学和生理学的躯壳,血液制品事业实则是一个“从人心到人心”的事业。如果能让公众理解到这层含义,误解自然不复存在。

 

期待的心

2016319日,我国首个由媒体和公益组织共同发起的血友病援助平台——“血友援助之家”在北京成立并揭牌。

《医学科学报》与北京血友之家罕见病关爱中心一道,联合上海莱士等血液制品企业形成合力,为血友病患者搭建了一个公益互助平台,致力于提供科学的治疗信息和指导,帮助血友病患者群体获得有效治疗。

对于中国血液制品行业的未来,尽管荆棘满布,但人们依旧怀抱着一颗期待其发生改变的心。期待其发生改变的不止患者和企业,还有政府、媒体以及所有关注这一领域的爱心人士。

2012年,从某大型血液制品企业辞职的杜向军耗时两年时间研究血浆采集问题,写出了《爱心采集术》一书,全身心致力于宣讲新的激励方法。

“惟其如此,我们所关注呵护的血友病人群,以及其他挣扎在生死边缘的患者,才有可能得到充分的治疗,其生存现状才能得到实质性的改善。”杜向军不仅这样说,更是将其付之于行动。



北京血友之家儿童合唱团的患者小朋友齐声唱响《最好的未来》


当学友之家儿童合唱团的15名患者小朋友齐声唱响《最好的未来》时,人们难掩泪水。这正如蚂蚁菜在那篇帖子的最后所写到的:

“为什么还有希望?”

“因为不甘,不甘让命运扼住我的咽喉,让我受尽折磨却一事无成;”

“因为不舍,舍不得爸妈亲人,舍不得老师同学,舍不得朋友……

“因为爱,使生命虽短,却灿烂如花!”



摘自《科学新闻-中国血浆调查报告》2016年4月25日出版 总第522期